当初9亿都没卖的豌豆荚为何沦落到被阿里低价收购

来源:本网整理

郭:谢谢大家!看见你们高兴我痛快呀。于:也高兴。郭:老老少少,楼上楼下,于:对。郭:一万多人,于:哪儿有那么些人呀?郭:连窑台儿吃涮肉的那帮。于:咳,外边儿也算?郭:来这么些人,好!没事多听听相声,有好处。开心。于:哎,一乐。郭:没有难过的事儿。天塌下来有武大郎盯着。于:就他活着呢,那意思。郭:咱么有什么可怕的事情呢?高高兴兴的。当然了,保不齐谁家里有点儿什么事儿,于:那是。郭:拿我们来说也是如此。抬杠拌嘴啦,孩子不听话啦,这保不齐。于:都被不住。郭:今天我媳妇还跟我打架来着呢。于:啊?郭:今天家里边儿闹点儿别扭。于:闹家务事。郭:吵嘴。“纲太”很不高兴。于:对,哎?“纲太”是谁呀?郭:我媳妇儿。于:哈哈哈哈。您媳妇儿怎么会叫“纲太”呀?郭:郭德纲的太太嘛。于:哎呀。郭:跟我吵,这个比你强,那个比你强。哎呀。你看我跟台上能耐大着呢啊,她跟我一搅我这脑子”嗡“一下子。我恨的没法儿没法儿的。于:是。郭:可是你说两口子怎么弄啊?我一扭头我就冲进房间,坐下来稳定住了想了想。于:冷静一下。郭:其实她也没什么不对的地方,她也是为了我好,于:那可不。郭:我要发火也不应该,想了一刻钟,出去跟她好好说说,于:解释一下。郭:我决定,我冲水,站起来,系好了。于:您那不是想了一刻钟,您是拉了一刻钟。郭:讨厌啊。我坐那儿冷静了半天,我觉得心里舒服多了。于:肚子里舒服多了吧?郭:不许瞎说。于:谁瞎说了?郭:后台对词儿有这个吗?于:是啊,您想的时候冲水干吗呀?我就琢磨。郭:我冲进房间坐错地儿了。于:那叫冲错房间了。郭:我的意思就是她也希望我好。于:(于谦一直在笑)郭:你再乐你出去啊!于:(笑着说)谁乐了?郭:不带这样的,我们家里闹别扭你还看着可乐,你什么人?于:是,要不给您气成这样。郭:我是真生气,当然她也是为了我好,她一直希望我出类拔萃,比别人强。这就是典型的望子成龙。于:你们这关系不一般哪。郭:那当然了。当然我水平有限,我的心是热的。于:别客气了,不错!郭:我跟你我比不了,人家于老师水平、觉悟、经验、方方面面都比咱强。于:不能这么说。郭:咱就普通老百姓,人家老于家书香门第,连他,带他媳妇儿,我们那嫂子,人家都大户人家,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我们家早晨起来我媳妇:“买早点去!扫地!擦地!中午谁接孩子?”我们家尽这个。于:杂物事儿嘛。郭:人家早晨起来,收拾利落了,香炉里点根香,那儿放着古筝的音乐,俩书台笔墨纸砚都预备好了,研得了磨,舔饱了笔,两口子画画。于:好这个。郭:他坐这边,嫂子坐对脸儿,一人桌子上搁一镜子,看一眼,画两笔,于:自画像。郭:嫂子那儿画一狐狸,于:啊?郭:于谦这儿画一大乌龟。于:去!没听说啊!郭:大才子嘛。于:大才子照镜子画乌龟呀?郭:你这是国宝的东西。于:什么国宝呀?郭:国宝,我承认。想当初宋徽宗赵佶画马最好,还有一大画家戴嵩画牛。于:对。郭:赵佶的马戴嵩的牛,嫂子那样的狐狸,你这样的王八。于:没听说过!有搁一块儿说的吗这个?郭:天下第一。关键是人家家里有这个条件,于:什么条件?郭:人家他那个父亲们,说实在的阿,于:对,没有“们”这里头。父亲就一个!郭:是啊?我夸你显得阔嘛。于:显得阔我趁爸爸呀?那管什么呀?郭:你超过别人,超过别人。于:没有,这地方不用!郭:他父亲老学究,留着胡子,看着就像个有学问的人。呵!于:墩布啊是怎么着?下巴颏枕一墩布。郭:散步连擦地在屋里头。于:好吗,没听说过。郭:人家那老爷子,我跟他爸爸我们相好,我跟他们老爷子就是父亲与儿子的关系。于:咱先说准谁是父亲啊!这么说含糊,知道吗?郭:你让他先挑,于:没有挑的,郭:他来剩下的那个我来,他不乐意来的我来。于:没有,他是长辈。郭:干父子。于:对。郭:老头真好,打小疼我们俩人,我们俩坐屋里头,小孩儿,七八岁儿,我们俩坐屋里描红模子,字帖,于:书法。郭:蒙上纸我们俩这儿写,老头看看:“不行,不行!”唰唰,全撕了。这个多咱练出来啊?于:太慢。郭:这个有意义吗?干点儿别的。于:什么呀?郭:弄一簸箕土搁在这儿,“和泥儿,和泥儿玩儿。”于:和泥?郭:我说这个干不刺裂的怎么活啊?老头看看:“你躲开,你也躲开。”于:干吗呀?郭:“哗”。于:哎哟,起来,什么老头儿啊这是?郭:童心哪。于:可惜了这岁数!郭:“我这个胡子长我不方便蹲下啊,你们俩谁来?”我说谦哥你比我大,你来这个,谦哥下手“呱唧呱唧”弄一大泥饼子,BIA,摔地上,当间儿摔出一洞来,老头看看:“这叫什么?”谦说:“这叫窟窿。”我说:“这叫眼儿。”老头乐了:“窟窿眼儿。”于:一样啊,这还掰吃什么呀?郭:老爷子高兴啊,“好!第一节课结束了啊!”于:就这个啊?郭:光和泥儿没意思。于:还干吗?郭:“这回啊,我给你们崩个坑儿看看。”于:崩坑?起来吧!干吗要褪裤子是吗?撒尿和泥,放屁崩坑?这是老头儿干的事儿吗?郭:你爸爸童心未泯。于:用不着啦。郭:活泼,活泼。于:让它泯了吧,这心。郭:在屋里一块儿玩儿,老头站这儿,大长胡子,谦儿在那边扽着胡子,爷俩玩儿,我在当间儿跳。于:我说我爸爸下巴颏怎么那么长呢?郭:玩意儿嘛。于:什么玩意儿啊?郭:闲着没事儿,老头带着我们俩,“走!爬山去!孩儿们,与我爬山去者!”爬山,爬香山。这么大岁数他还跟着一块儿,精神好!红光满面。当然了,终归岁数在这儿呢,爬山他总是最后一个上去,第一个下来。于:怎么那么快下来? 郭:没站稳呗。于:啊?掉下来的?郭:是个玩意儿,可乐。于:拿他当玩意儿像话吗?郭:我们都害怕赶紧跟下来了,老头儿坐这儿乐,“吾哈哈”,于:摔美了。郭:“太好玩了这个,你看这么些人看着我都乐,我很爽,我很爽。人活一世无非是让别人拿我找乐儿嘛,为社会做贡献。”于:什么心态啊?郭:老头高兴,童心未泯哪,我们坐这一边儿一个,老爷子,讲讲,让我们听听,为什么能那么高兴?“笑对人生,让大伙瞧着通过你高兴你也算为社会做贡献。知道吗?你看我!”又站起来了,一踩这胡子,“邦!”摔那儿了。这人都乐啊,老头也美,比自己看着到痛快。“看见了吗?都乐了吧?我再来一回!”于:还来呀?就这把胡子踩不了几回知道吗?郭:玩儿呗。于:玩儿什么呀!郭:我说:“老爷子,您这辈子就没有难过的事儿吗?”(捋胡子)于:别捋了!郭:这长。于:长你绞绞好不好呢?郭:“有!”于:奥,一捋胡子才想起来。郭:“想当初啊,文革那会儿啊,我下放到山区,天天跟山民一块儿待着,那段时间吃的住的条件都不好,那会儿算是受罪了。”于:受苦了。郭:“老爷子,您这吃过见过的主儿,沦落在那个地儿您就没有难过得时候吗?”于:还能保持这心态?郭:“没有,在那儿我也很快乐,寻找快乐。”于:怎么找啊?郭:我说您有什么特别快乐的事儿吗?“我给你们讲一个可乐的事儿吧,有一年冬天,十冬腊月,大雪纷飞,我们邻居老王家的大狗丢了,天天靠着它放羊,丢了。我们带着人给找,我带着七八个人进山给他找去,找三天,在山旮旯看见这狗了,晚上天都晚了,支上帐篷点上火,我们坐那儿看着这狗。”于:看着?郭:“实在没事儿干,我们过去打那狗玩儿,徕着耳朵抽它嘴巴,bia bia,我打了一宿,我很快乐。” 于:就这个啊?郭:这没什么可快乐的。于:可说是呢。郭:还有别的快乐事儿吗?“第二年冬天,老李家那马丢了。”于:老丢东西。郭:“我给找马去,带着七八个人,半夜里围着山,找两天,在山旮旯找着了,支上帐篷点上火,围着马,没事儿干,我给这马来嘴巴子,我踢它,踢了一宿。我很快乐。”于:这什么快乐方式啊? 郭:就一点儿难过的事儿都没有吗?于:想想。郭:“有。”什么难过事儿啊?“第三年,我丢了。”于:打死你,我告诉你吧。郭:不能这样说。于:什么呀,那报仇的不都来了吗?郭:也就是老王家和老李家。于:两家还不够啊?郭:我喜欢他父亲,真好!老头有意思。特别疼我。我小时候领着我出去玩儿,上街,“说,吃e68a84e8a2ade799bee5baa6e79fa5e9819331333262356233什么?”“吃糖葫芦。”于:给买吗?郭:“也没零钱,一会儿吧。”特别疼我。于:奥。郭:“吃什么说。”“吃那糖豆儿。”于:糖豆儿。郭:“没零钱嘛,没告诉你吗?要什么说宝贝儿,要什么说啊。”于:还说哪?郭:“我饿了,买个烧饼。”“没零钱嘛,跟大爷走,跟大爷走。”领着我一会儿进银行了。于:干吗去了?郭:掏出一存折来,“啪!”扔在柜台那儿。于:这是真要买。郭:“全取出来!”于:霍!郭:说实在的,要是对自己的亲儿子还则罢了,干儿子,说实在能这样一般人做不到。于:那是真疼你。郭:“全取了!”人家接过来,16万!于:那么些钱?郭:那个年头,我们小时候,那个存折16万啊,还了得吗?这人家一看:“哟,大爷,取不了这么些个,您这个得提前预约,今天只能取5万。”于:那也不少了。郭:“取5万!”于:是。郭:“5万,宝贝儿再等会儿啊,取5万,都要一块一块的。”于:零钱嘛。郭:把服务员气的啊,给数吧,一会儿,跟山似的,于:堆一堆。郭:5万块钱,一块一块的,老头说:“来,咱们一块数!”一沓一沓数,都数够了,天也黑了,“存上吧!”于:存上啦?没买东西啊?郭:银行也纳闷:“你这是什么意思啊?”“我数数看数对不对。我自个儿的钱,我怕你们保管的不好。”于:那也不能这么折腾啊。郭:“我现在放心啦,领你送你回家吃饭去啊。”于:好嘛,吃饭还得回家。郭:真疼我啊,对我特别好!于:哎,您也不识好歹。郭:特别好,一边儿走一边儿还劝我呢。“常想有日思无日,莫把无时当有时。”于:好话。郭:“对钱,管得紧点儿,别跟你大妈学。”说你母亲。于:怎么了?郭:"别跟你大妈学,花钱不往心里去,没有这样的,那天找我要钱买衣裳,一要要一万块钱。”于:买一万块钱衣裳?郭:“转天又要钱,花钱。”于:还花?郭:第三天要六千。于:哎呀。郭:第四天五千块钱。于:真是能花钱。郭:第五天拿两千块钱。昨天又要了,给拿一千块钱。于:太能花了!郭:“有这样的吗?我是一分也没给啊!”于:白费劲啦,没给您说这么热闹干吗啊?郭:我一想想有道理,昨天我看大妈买菜那五毛钱特别的湿,我还纳闷呢“怎么钱这么湿啊?”“你大爷哭的太厉害啦!”于:霍!钱狠子!郭:对钱就这样。老头心很好,于:还捧呢。郭:很好,特别喜欢我,“别在家呆着,走吧,咱爷俩出去玩儿去!”“您说上哪儿去啊?去远了家里不让去。”“那不行,你得撒开手。这个孩子说实在的,我拿你当我亲儿子一样,于谦儿在我心里没位置。”于:亲儿子都不行啦?郭:“不行,我不喜欢他,哪天我要看见他爸爸我非抽他不可!”于:你先等会儿吧!怎么还看见我爸爸?他不就是我爸爸吗?郭:他是你父亲。于:这不一样吗?郭:那玩意儿能一样吗?于:怎么不一样啊?郭:你别问,问了心里也是病。于:我这不问病才厉害呢!郭:“走,走,跟大爷出去玩儿去!全世界我带着你去玩儿去。”于:周游世界?郭:“哪儿都行,东西南北四个方向,一个地儿咱们出去一年。”于:哎呀。郭:“咱们先奔东走,东边哪都好玩儿,咱们走,咱们奔通县,通县奔燕郊,转道三河,打三河转道燕郊,燕郊到通县。通县到燕郊,燕郊到三河,三河燕郊。。。”于:又踩着胡子了是怎么着?怎么跟这儿转悠啊?郭:我最喜欢去那个地方。于:什么呀!郭:东边一定要去到了,然后再上西边,门头沟有的是机会。于:好嘛!北京还出不去呢!郭:那个年头老头就趁车,于:是吗?郭:开着车,“瓜棱瓜棱” 这车,那个年头不像现在似的,现在好多人都开着车,那会儿谁家有辆车那还了得?你爸爸开着车,带着我,爷俩出去玩儿去,高兴,饱览通县大好河山,看看燕郊的风土人情,品一品三河的珍馐美味。走到三河天降大雨,你爸爸乐了,“呵!真应了古人那句话了,”于:什么?郭:“在家不行善,出门大雨灌。”于:哎哟。郭:“老天爷是很明智的!哎?你说他怎么知道我不是好人呢?”于:呵!这没羞没臊劲儿大了!郭:我说我哪知道?不管怎么说,“龙行有雨,虎行有风啊,我很高兴啊,吾哈哈哈。”于:都和泥了,还高兴呢?郭:捋这长胡子嘛。于:捋什么呀?郭:我说“大爷我饿了,我跟您说,我到燕郊我就饿了,这都三河燕郊来回四趟了。”于:哎呀呵,没去别的地方。郭:“别着急,咱这不等雷呢吗?”于:啊? 干吗呀?郭:“咱们等着下雨吗。雨雨雨雨中即景。”于:什么雨中即景啊?郭:“下车!”跟着下车。路边有一小吃店。于:吃点儿饭。郭:推门进去一瞧,小买卖家,不大,有四张桌子,经理坐那儿坐着,叼着烟,“霍,来了二位?快坐,快坐!伙计,给倒碗热水。下这么大雨还出来玩儿来?”老头乐了:“你不知道,我没上三河县来过,我们出来逛一逛。”于:实话都告诉人家了。郭:往那儿一坐,“有吃的吗?”“这小地儿,烩饼,焖饼,包子,面汤。您看您吃什么?”往这边儿一瞧啊,俩伙计,推着个大笸箩。于:干吗呢?郭:正摇元宵呢。你爸爸是大财主,吃过见过。于:是。郭:“白煤球怎么卖的?”于:嘿!这财主白当了。郭:“白煤球怎么卖的?”于:白煤球?那叫元宵。郭:伙计也看看他,“元宵,大爷。”“哦?好,好,有点儿意思。来,过来。”把我叫过来了。“这就是传说中的元宵。知道吗?”于:啊?连元宵都没见过?郭:“这怎么卖这玩意儿?就这么吃啊?”于:生吃?郭:“给我来个醋碟儿!" 于:沾醋吗那个?没有那么吃的!郭:掌柜的坐那儿乐,“大爷您真开玩笑,您都会开车您没见过这个?我们自个儿弄的,馅儿也好,面也好,您来点儿尝尝?”“好啊,贵吗?”“您瞧,您吃几个也是您瞧得起我们。”于:真会说话儿。郭:“先尝后买。”“好!痛快!会说话!先尝后买,先尝一笸箩。”于:对,霍!饭量还真不小。郭:掌柜的看看他,“没那么尝的,给煮点儿吧,爷俩都冷了,给盛几个。”大碗,盛上来,一个里边儿五个。吃吧,我跟你爸爸,“嘡嘡”刚吃俩,你爸爸那碗吃完了。于:饿了。郭:把我这碗端过来,“孩子少吃,拽在心里难受啊.”于:霍!他就不怕拽心里吗? 郭:“掌柜的,还能再尝点儿吗?”于:好嘛!还尝?郭:掌柜的说“差不多了,你都这么尝我们卖谁去?”“哦?是啊,尝的这个要钱不要钱?”“不要钱。”“哦?汤要钱吗?”于:喝汤。郭:“汤不要钱。”“来碗汤。”于:溜溜缝儿。郭:“来碗汤。”大碗搁这儿,浆浆糊糊跟杏仁儿茶似的。我一瞧这不错啊,“掌柜的,我也来碗汤。”“给盛汤。”于:白喝。郭:我这碗刚撂下,你爸:“给我盛两碗。”于:真能喝。郭:喝一碗晾着一碗。这碗得了那碗也完了。于:好嘛!郭:我说掌柜的,我也来两碗。于:真学啊?郭:喝完了,你爸爸站起来了,拿盆,拿盆盛。于:霍!郭:我说我要盆,我也要盆,于:哪儿那么些盆哪?郭:喝,喝了有一个多小时,你爸爸站那儿,“掌柜的,掌柜的,嘿!嘿!”于:不敢使劲儿说话了都。郭:“汤,汤。”于:再喝就喷出来了。郭:“汤,汤。”“啊?啊?”“汤。”“要元宵啊?”“不,汤。”于:你大点儿声儿。郭:“汤没了!元宵满变锅贴了。”于:霍!好嘛!郭:“没看我们那厨子吗?勺儿都放下把铲子抄起来了。”于:哈哈。郭:“四个人挑水供不上你们俩人喝!”于:灌水耗子哪?郭:“啊?好好,我们歇会儿再喝。”于:还喝呀?没完没了。郭:掌柜的坐那儿乐了,“哎,也不知道你们心宽啊还是没羞没臊。”于:啊哈。郭:“真没见过你们这样的,就这还开车呢啊?这车是跟哪个点心铺讹来的啊?”“不是,你这没意思了啊,花得起钱,找钱吧!”于:什么?给人钱了吗?郭:掌柜的乐了,”不要紧的,这个下雨天儿也没事儿干,我拿你们度阴天了。我们这儿有规矩,聊会儿天吧,出个题,你要答上来了,一分钱不要。” 于:霍!郭:“答不上来连汤,水钱都给我们。”于:还有这好事儿?郭:掌柜的坐的稳当,一丝不挂,一丝不苟。于:您说准了,这词儿以后阿。郭:挺稳当。“我出道题。”你爸爸说:“出啊!我最聪明。”“好,两道题,你选择一道。”于:选择题。郭:哎,“只要答对了,扭头走你的,没事儿。我这两道题,你可以选择第一道,也可以选择第二道,答对了就走你的。”于:选吧。郭:“我选第二道!你说!”“听着啊,第二道啊,这件事是发生在哪一年的?”于:对,哪件事儿啊?郭:“我选第一道!”“晚了,晚了。”“不是,你这叫诓人啊。”“谁诓你了?啊?喝了我们好几缸水,知道吗?”于:第一道题说的是那事儿。郭:“啊?也没你这样的。我再给你一个机会,我数到三向我道歉这事儿也完了,三!你没机会了!”于:什么呀这是?郭:掌柜的太聪明了,问得你爸爸哑口无言。这个事儿说实在的,(捋胡子)于:别捋了就!郭:“你这不算!你这叫玩儿人!我也出一题,你要答上来啊,我给你钱!听着啊!九个面,八张嘴,一个娘们,十九条半腿。”于:这是什么呀?郭:掌柜的一听傻了,这不知道这个。九个面,八张嘴,一个娘们,十九条半腿。这是什么呀?一指这桌子,就是这八仙桌子。于:这怎么回事呢?郭:九个面,八个神仙八个面,桌子面算一个,九个面。于:奥。郭:八张嘴,于:这怎么回事?郭:八仙,一人一张嘴。桌子没嘴。于:是是。一个娘们?郭:何仙姑啊。对不对?十九半条腿,于:这怎么回事?郭:你算,八仙几条腿?于:八仙是二八一十六,十六条腿,郭:桌子四条腿,于:二十条腿。郭:这里面还有一个铁拐李呢。于:好嘛!这算半条啊?郭:十九半条腿!没猜着吧?这里还一瘸子呢。经理打凳子上站起来了:“真没想到啊!白喝元宵汤没事儿啊,拿我开玩笑!伙计!把那菜刀递我!”于:好嘛,要玩命!郭:你爸爸一来我,噌就出去了。开开车门,“咣!”就进了车了,上车,油门儿都踩到底了,“赶紧跑!荒郊野外这容易出人命!”于:跑吧!郭:跑!二十分钟,我说您慢点儿吧,车太快,我的心都快出来了。你爸爸把速度慢下来,“我告诉你啊,这个东西就是得飞智!知道吗?落人手里咱俩算熟了。”一回头,呀!于:怎么了?郭:那老板站在窗户外面呢。敲这玻璃,“你们跑不了!”于:啊?郭:(跑车声音)半小时,油门儿都踩到底了,于:赶紧跑吧!郭:疯子一样,你爸爸这汗哗哗的,于:吓的。郭:擦汗,“哎呀!可吓死我了!这会儿我估计都过了三河县了。”于:好嘛!郭:“哎呀呀!”于:怎么意思这是?郭:这瘸子还跟在窗户外边儿呢,于:这瘸子跑得够快的啊!郭:你爸爸脸都红了,“我的亲娘啊!”(跑车声音)于:还跑!郭:跑!玩命跑!可了不得了,这车都快抖落散了,于:哎呀!郭:跑了一个小时。“哎呀,这算熬出来了。哎呀呵!于:怎么老跟着啊?郭:这瘸子外边儿瞧那窗户,“我帮你推一把,车陷泥里啦。”于:好嘛!这半天干捣呢合着?郭:人家伙计出来给推,“快把他们推走吧,这帮人太讨厌了!”于:哎呀,遇上好心人了这是。郭:我们走,我们往前开,一直往东下去,我们终于在一个大城市住下来了,于:出了三河了?郭:三河县里。于:啊?进了三河了?郭:终于进了三河了。于:好嘛!郭:找一小旅店,我一间,你爸爸一间,住吧,你爸爸那屋躺下了,我也躺下了,太潮了。在外边跟在家不一样。于:是。郭:你看你们家深宅大院住惯了,一到晚上,灯火通明,管事儿的满院儿跑,这姐姐们出来进去穿着旗袍儿,于:我哪儿有那么些姐姐啊?郭:在家里怎么都行。于:什么呀!郭:在家事事好,出外事事难。我们在外边没那个,我们屋里小灯泡儿,鹌鹑蛋那么大。于:哎呀。郭:看不见,伙计伙计!伙计进来了,“什么事儿?” 我说这灯泡太小了,(比划)没见过,没见过,没见过篮球能亮的。给你换这么大的吧,拿来仨灯泡,拧上一个,这俩备用。躺下我也睡不着觉啊,累,这一天多累啊,躺着,拿起一灯泡来,你说这玩意儿啊,谁研究的?哎,上面还写着,于:写什么?郭:易碎品,请勿放在口内。于:废话。郭:吃错了药了,不让搁嘴里边儿,搁嘴里怎么的了?我不信。于:非较这劲。郭:我得试试。哼哼哼,哼哼,拿不出来啦!于:啊?郭:卡得真瓷实!这怎么办呢?急得我跟什么似的,把门开开,砸你爸爸那门,当当当,门一开你爸爸一瞧我:“太可乐了这个。呵哈哈哈。”于:行了,这怎么老有这胡子啊?郭:哎,哎,我的意思我这怎么办呢?你爸爸也着急啊,拿胡子,缠上这灯泡外边这块儿,呀,哎呀,坏了,掉了好几撮儿。于:什么主意这是?郭:赶紧喊人家酒店的,弄我们去啊,赶紧带着我,大伙儿都乐啊,我也言不得语不得,送我上旁边那屋,小卫生院,大夫有办法,先给你塞点儿毛巾,塞好了,大夫“乓!”碎了,于:那还不碎?郭:拿镊子往外夹。噗,吐了一地的血,我说这怎么回事?于:扎的。郭:大夫说:“你有病你知道吗?这么大岁数人了,这有什么可好奇的啊?”于:就是。郭:“不能干这个事儿知道吗?天儿不早快回去歇着去吧!”于:赶紧走吧。郭:赶紧回来漱漱口,躺下睡着了,睡到半夜三点“嘣嘣嘣”有人砸门,开门一看你爸爸,嘴里含一灯泡。于:去你的吧! 于:写什么?郭:易碎品,请勿放在口内。于:废话。郭:吃错了药了,不让搁嘴里边儿,搁嘴里怎么的了?我不信。于:非较这劲。郭:我得试试。哼哼哼,哼哼,拿不出来啦!于:啊?郭:卡得真瓷实!这怎么办呢?急得我跟什么似的,把门开开,砸你爸爸那门,当当当,门一开你爸爸一瞧我:“太可乐了这个。呵哈哈哈。”于:行了,这怎么老有这胡子啊?郭:哎,哎,我的意思我这怎么办呢?你爸爸也着急啊,拿胡子,缠上这灯泡外边这块儿,呀,哎呀,坏了,掉了好几撮儿。于:什么主意这是?郭:赶紧喊人家酒店的,弄我们去啊,赶紧带着我,大伙儿都乐啊,我也言不得语不得,送我上旁边那屋,小卫生院,大夫有办法,先给你塞点儿毛巾,塞好了,大夫“乓!”碎了,于:那还不碎?郭:拿镊子往外夹。噗,吐了一地的血,我说这怎么回事?于:扎的。郭:大夫说:“你有病你知道吗?这么大岁数人了,这有什么可好奇的啊?”于:就是。郭:“不能干这个事儿知道吗?天儿不早快回去歇着去吧!”于:赶紧走吧。郭:赶紧回来漱漱口,躺下睡着了,睡到半夜三点“嘣嘣嘣”有人砸门,开门一看你爸爸,嘴里含一灯泡。于:去你的吧! 这是《东游记》的台词本回答被提问者采纳,我走到哪儿贞节牌坊就跟到哪儿,玉洁冰清就是我的代名词,我从来不做外活。我儿子都上初二了,我能那样做么?,买个郭德纲相声全集,哎呦 ! 不错哦!www.zgxue.com防采集请勿采集本网。

s">

当初9亿都没卖的豌豆荚为何沦落到被阿里低价收购

作者:王剑 字体:[增加 减小] 来源:简书 时间:07-06 09:23:55 我要评论 豌豆荚是我们这些从塞班用到安卓手机的一代人的记忆,从没见过一个应用可以做到一直以用户体验为中心;从没见过一个应用市场完全不耍流氓;从没见过一个应用市场里面的应用不出错且是最新版。可在如今的互联网局势下,终于也要属于阿里了,未来是BAT的?不,未来是AT的 ">

最近的消息:阿里巴巴将以2亿美元全资收购豌豆荚,完成收购后,豌豆荚将并入阿里巴巴移动集团。

17世纪间,大量葡萄牙人移民到巴西,直至1709年为了防止人口流失约翰五世下令禁止葡萄牙人移民。1755年11月1日早晨,里斯本发生9级地震,地震所造成的损失加上接踵而至的海啸和火灾将整个里斯本

看多了互联网科技公司的并购,似乎已经很久没有出现2亿美元这样的“低价”收购了,对豌豆荚来说,无疑是个悲剧的结局。

原因:在美国的时候,陆远是一个西餐厨师,在餐厅里当任主厨,有一天他们店里遭遇了抢劫,“不作死就不会死”的陆远与歹徒“斗智斗勇”,用铁棍将抢劫犯打至重伤,当然这中间还有他的“好兄弟”

笔者在一家智能电视上的第三方应用市场工作,每当和别人聊起工作,为了描述我们的产品,一般都总结为“你可以理解为我们是运行在智能电视上的豌豆荚”,如果对方用过安卓手机,八成是能明白的。

另一部分讽谕诗则采用寓言托物的手法,借自然物象以寄托作者的政治感慨,如《黑潭龙》写家家户户杀猪祭龙王,酒肉实际上喂了狐狸,而深居九重的龙王却什么也不知道,形象地描绘出皇帝耳目闭塞、官吏近侍

可见豌豆荚曾经的影响力。

我一直在思考,一直在沉思,为什么,我不能像一个正常的男人一样,对全世界喊:我是男人,为什么我不能做哥?为什么!清澈的小溪渐渐地流淌着,我望着那激流勇进的小溪,内心一阵澎湃,是时候,生命该结束

在安卓比较早期的时候,豌豆荚积累了大量的用户和口碑,以至于今天被低价收购,依然引起了不小的波澜。

为何努力至尽仍然得不到现实肯定 我用灵魂来珍惜的人却偷走了我的心 现实世界还有什么能让我在梦里相信 说天长地久 是在说回忆不朽 最好的朋友 转身说走就走 有什么可以坚信无疑 找什么理由坚定不移 我

互联网世界的很多变革早有预兆,跟不上潮流就等于逆水行舟。豌豆荚的“没落”,很难说是因为豌豆荚自身犯了多大的错误。

豌豆荚曾经为何辉煌

在中国智能手机发展的早期阶段,游戏规则并没有像今日这样细致,BAT巨头们也没有像今日这样强大,在那个草根年代, 应用分发的市场乱象横生,催生了一批黑心商家,也诞生了像豌豆荚这样的优秀的第三方应用市场。

时至今日,豌豆荚仍然携带着一股浓浓的早期移动互联网的味道,访问豌豆荚的官网,从展示图和下载入口来看,豌豆荚的windows版至今仍然被放到了一个很高的地位。离不开PC的帮助,这是早期移动互联网的硬伤之一(可以说也是更早的诺基亚也是死于此),豌豆荚的windows客户端极大的弥补了安卓手机功能上的不足,从而扩大了豌豆荚的市场。

反过来说,今天有谁会为了下载一个应用,用数据线连接电脑和手机呢?在当时,应用分发强大的吸金能力以及初见端倪,很多手机在出厂时就已经被预装多达几十款应用。

2015年,上海市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托专业机构对市场上在售智能手机的多项性能开展了比较试验,结果抽查到的手机中,出厂预装应用最多的达到了71款。

这些预装的应用的存在极大地伤害了手机用户的使用体验,一款干净、安全的第三方应用市场成为很多安卓手机用户的诉求。

在这一时期,豌豆荚顺应潮流成为安卓上最大的第三方应用市场。清新的绿主色调、简洁的UI界面、充满文艺范儿的豌豆设计奖,构成了豌豆荚健康安全的形象。

豌豆荚如今为何没落

俗话说时势造英雄,但是俗话没有说,时势也能摧毁英雄。

豌豆荚的颓势其实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应用市场作为手机上的下载工具,很难让用户停留:

用户下载App之后,就与应用分发市场没什么关系了。

对此,豌豆荚采取的策略是,搜索化,先后推出了主打视频搜索的资源搜索功能,以及主打应用内内容聚合的客户端“豌豆荚一览”,然而,收效甚微。

自身的缺陷并未得到改善,优势的部分又不断被各路豪强侵夺。

关于豌豆荚如何失去了曾经的优势,我们先来描述一个场景:

假如你现在刚买了一台小米手机,开机后想下载一个知乎APP,会怎么下载?

很可能是这样:先打开小米应用商店,搜索“知乎”并下载安装;如果没搜到的话(冷门APP确实可能会搜不到),打开手机浏览器,搜索“知乎”并下载安装。

你看,在这个过程中,并没有豌豆荚什么事。

这便是豌豆荚如今的尴尬之处。

最近几年,国产智能手机高速发展,小米、华为、vivo、魅族等国产手机厂商如狼似虎,把曾经在中国盛极一时的三星逼出了前五,甚至纷纷走出中国,走向世界。

这些国产手机厂商都有几个普遍的特点:硬件的性能和做工越来越好、深度定制的ROM、低廉的价格。

其中,“深度定制的ROM”革了豌豆荚的命,因为每一个深度定制的ROM都会有自家的应用市场,魅族有魅族市场,小米有小米应用商店,小米甚至宣称将来要靠MIUI系统挣钱。

MIUI将来能挣多少钱不好说,但是MIUI现在确确实实可以靠应用分发挣钱,准确的说,每个小米手机的用户在小米商店中下载应用,小米都可以挣到钱。

豌豆荚曾经能挣到的钱都被手机厂商挣走了。

甚至连浏览器和搜索引擎也会来抢豌豆荚的市场份额。

前文提到的场景中,如果用户不选择手机自带的应用市场,通过浏览器访问搜索引擎的话,可能要被“盘剥”两次:

第一次是搜索引擎会把自己的应用分发渠道排在第一位,引导用户下载;

来自百度手机助手的应用被排到前列

第二次是浏览器会通过一些手法,引导用户下载自己分发的应用。

在手机QQ浏览器中,即使用户访问APP的官网下载某款应用,QQ浏览器也会推送来自应用宝的渠道包,真正的安装包用一个小小的“原文件”提示一下。

就这样,曾经属于豌豆荚的领地,被一点一点蚕食。

豌豆荚作为曾经辉煌过的应用市场,如今被阿里巴巴低价收购,那些更小体量的第三方应用市场,又该何去何从呢?

电商行业的兴起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的财富神话,阿里巴巴让马云成为了中国首富,亚马逊的成功也将贝佐斯送上了世界首富的宝座,成立三年的拼多多在上市后,黄峥进了世界富豪榜,虽然许多人通过电商行业改变命运,但也有人在这个行业折戟沉沙,比如陈欧与他的聚美优品。时间再次回到几年前,聚美优品可谓是红遍整个中国,“我是陈欧,我为自己代言”当初火极一时的广告让聚美优品日流水翻倍。一年的时间,月营收从短短的9万暴涨到3000万;然而聚美优品再用四年的时间蒸发掉90%的市值。如果非要给广告代言排名的话,我相信聚美优品可以入选“历史十佳”,然而时光飞逝,今日的聚美优品已不是当初的聚美优品。陈欧曾经也是许多年轻创业者的偶像,同时也是中国互联网上最受关注的网红之一,通过包个人形象,他的每一条微博都为聚美优品带去了大量的流量,2010年成立的聚美优品,也算是抢占了电商的风口,也就是中国电商发展最快的那一年,那时候的中国电子商务同比增长为33.5%,电商最为火爆的莫过于淘宝、京东下一个就是聚美优品。并且做出了100%正品的保证积,累了许多原始用户,2014年5月16日,仅仅成立四年聚美优品就在美国纽约交易所上市,而京东在之后6天上市,比刘强东还早上市敲钟,在聚美优品巅峰时期,市值一度超过50亿美金,三十岁出头的陈欧,也成为了纽约交易所上市公司中年龄最小的中国CEO,事业的成功再加上帅气的形象,曾经陈欧的微博粉丝数几乎超过了其他所有互联网名人。仅仅四年的时间,这样的成长速度估计雷军只能望而却步。但是陈欧做到了,当时的聚美优品被称为明星企业,而作为“纽交所历上最年轻的CEO”陈欧也是春风得意。聚美优品第一桶金来自化妆品领域,团购化妆品成功的帮助聚美优品站住了脚。2013年,聚美优品以22.1%的市场份额,一度成为中国化妆品的市场第一内容来自www.zgxue.com请勿采集。

免责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联系 - 友情链接 - 帮助中心 - 频道导航
Copyright © 2017 www.zgxu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