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研究发现氯喹对COVID-19患者没有帮助甚至可能会造成伤害

来源:CNBETA  责任编辑:小易  

从中医来讲,一个人手指甲上的月牙如果弧度大、光泽好,就表明此人的气血比较丰盛;如果月牙变小或逐渐消失,说明人体的气血衰退,身体状况不如从前。中医学的确有记载可以通过白月牙判断人的心脏功能是否好,中医认为肝藏血,血循环的好坏又会直接影响心脏的功能,而肝其华集中在人的指甲上。一般来说有白月牙的人心气足,血脉循环比较通畅;白月牙比较小的或是根本没有的,心气则要弱一些,血循环可能不是很好。肝开窍于目,主筋,其华在爪.说明肝血盛衰可影响爪甲的枯荣.看你是否有以下症状:(1)气虚症1.神疲乏力2少气或懒言3自汗4舌胖或有齿痕5脉虚无力.具备三项.(2)血虚症1面色苍白2起立时眼前昏暗3唇舌色淡4脉细.具备三项.补气药:人参,党参,黄芪,大枣,甘草补血药:当归,熟地,白芍,阿胶,何首乌这些月牙,俗称“小太阳”,学名叫做“半月痕”。在指甲的下1/5处出现,反应人的精力、元气足不足。是健康的窗户。元气:濡养五脏六腑,推动五脏六腑正常运作,抗御外邪、长寿抗衰老物质、遗传物质。俗话说:精足人壮、精弱人病、精少人老、精尽人亡就是这个道理。精力不足,要补充蛋白质。正常的半月痕:1、数量:双手8-10个(越少精力越差,体质越寒)2、状态:指甲1/53、颜色:奶白,越白越好www.zgxue.com防采集请勿采集本网。

ZO97)YWK5(YQ1752F2Z1HW6.png

这项分析涵盖了大约 15000名患者的登记册,跨越多个大洲,所有的人都被给予羟氯喹、 氯喹、 或这些药物与一类称为大环内酯类抗生素配对的药物之一。这些患者与大约81000 名患者未给予这种药物的患者的组别进行对比。结果并不令人鼓舞。用这两种药物治疗的人有较高的死亡率,以及患心室心律失常的风险增加。

2005年,权威医学刊物《柳叶刀》发表文章,指出研究发现使用单方青蒿素的地区疟原虫对青蒿素敏感度下降,这意味着疟原虫有开始出现抗药性的可能,世卫组织开始全面禁止使用单方青蒿素,改用青蒿素的联合

氯喹和羟氯喹被链接到更糟糕的结果,即使控制其他风险因素,如年龄、 既存的健康状况和当前的吸烟者等其他风险因素后。研究人员完全排除了在诊断后48小时内接受治疗的患者,以及任何服用瑞德西韦,不同的实验性治疗的人。

其后,她继续深入研究,又首先发现双氢青蒿素,研制青蒿素类和吖啶类抗疟药组成的“复方双氢青蒿素”,扩展药效至免疫领域。青蒿素的发现不仅找到了一个抗疟新药,而且为寻找抗疟药开辟了一条新的途径,

这并不能确凿地证明这些药物是危险的。包括来自哈佛医学院、苏黎世大学医院、犹他大学和Surgisphere公司的研究人员警告说,可能有其他的变量没有考虑到。但“没有证据表明”这些药物是有帮助的。研究人员强调迫切需要控制的临床试验,而不是像这样被动地观察病人,以提供更多的信息的研究。

自噬抑制剂氯喹使用 自噬(autophagy)是由 Ashford 和 Porter 在 1962 年发现细胞内有“自己吃自己”的现象后提出的,是指从粗面内质网的无核糖体附着区脱落的双层膜包裹部分胞质和细胞内需降解

氯喹和羟氯喹最初看起来像是有希望治疗COVID-19的治疗方法。证据包括涉及几十名患者的初步研究,不过,有一项研究后来被撤销了,因为要修改。后来的研究对其结果产生了怀疑。从本月早些时候的《新英格兰医学杂志》的一篇文章比较了大约给予羟氯喹的800名患者和未给予这种药物的约560名患者,发现该药物的使用和生存率之间 "没有显著的关联"。

专家们将这些患有疟疾的孩子们分为两组,分别给与氯喹和马拉维主要抗疟药物—周效磺胺进行治疗,氯喹对80名患病孩子中的79名起到了治疗作用,平均只需要2.6天就可以清除这些孩子血液中的寄生虫;

尽管如此,氯喹和羟氯喹已经成为文化战中的试金石。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Elon Musk)、Fox News和美国总统特朗普用极少的证据为它们辩护,本周早些时候,他宣布他一直在服用羟氯喹来预防COVID-19。(相反,特朗普拒绝在公共场合戴口罩,尽管有初步证据表明,口罩可以减缓COVID-19的传播速度)。一些医生抱怨说,这些药物的政治化使得研究工作更加困难,而炒作也使得服用这些药物治疗其他疾病如狼疮和类风湿性关节炎的人短缺。

现代研究发现,内服氯喹、阿的平及血色素沉着病、肝豆状核变性、亚硝酸盐中毒、缺氧,可导致蓝甲。褐甲:常见于黑棘皮病,肾上腺功能减退,或内服酚酞、抗疟药等。红白对半甲:指甲远端为红褐色,甲板近端

《柳叶刀》研究并没有考察这些药物是否可能预防COVID-19,它专门考察了已经患病的人的健康风险。这些药物目前被批准用于治疗自身免疫性疾病和预防疟疾,尽管它们有已知的副作用,包括心律失常。目前仍在进行临床试验,看看它们是否能预防COVID-19。

外媒指出,这项研究可能不会平息关于羟氯喹和氯喹的政治争论。特朗普宣布他正在服用其中一种药物的消息再次引发了支持者的兴趣,包括特朗普的竞选团队经理在推特上发了一条防卫性的推文,宣扬一种误导性的统计分析。

J3$ESE[D6LH5`RF~)0NT%5M.png

一、青蓄素类药物的发展史青蒿素是我国在世界首先研制成功的一种抗疟新药,它是从我国民间治疗疟疾草药黄花蒿中分离出来的有效单体。它的研究始于60年代中期。在周总理亲自批示下,数百名科学家经过坚持不懈的深入研究而取得的成果。它是由我国科学家自主研究开发并在国际上注册的为数不多的一类新药之一,被世界卫生组织评价为治疗恶性疟疾唯一真正有效的药物。伊斯坦布尔第十届国际化疗会议上6000名各国医坛专家公认青蒿素为治疗疟疾的中国神药,是世界医药史上的剖举,是对人类的重大贡献。目前世界卫生组织已提供经费进行验证推广。由于青蒿素不溶于水,在油中溶解度也不大,其剂型仅为栓剂,生物利用度较低,影响了其药效的发挥。从8O年代中期起,国内就开始研制青蒿素衍生物及复方。我国又研制成功青蒿琥酯、蒿甲醚和双氢青蒿素3个一类新药,青蒿琥酯、蒿甲醚可以口服和注射,而双氢青蒿素则用于口服和栓剂。还开展了抗疟复方的研制,研制出了复方双氢青蒿素和复方蒿甲醚。目前已上市品种有双氢青蒿素制剂、青蒿琥珀酸酯制剂、蒿甲醚制剂和复方蒿甲醚等。二、青蒿素类药物的药理特点根据抗疟药对疟原虫生活史的作用环节和实际应用,可将它们分为3类:a.作用于原发性红细胞外期,主要用于预防的抗疟药,如乙胺丁醇;b.作用于红细胞内期,主要用于控制症状的抗疟药,如氯喹、奎宁、咯萘啶、青蒿素等;c.作用于继发性红细胞外期,主要用于控制复发和传播的抗疟药,如伯氨喹。青蒿素类药物主要用于控制疟疾症状,而对于预防和控制复发基本上无作用 经药理学及临床研究,膏蒿素类药物已经得到世界范围的广泛认同,它们具有很强的抗疟原虫活力,并对恶性疟具有特殊疗效。它们对红细胞内期疟原虫有杀灭作用,而对红外期和继发性红外期无影响。其抗疟机制也很独特,它们主要作用于滋养体的膜结构,使食物泡膜、线粒体膜、核膜和内质网等发生改变,最后导致虫体结构裂解。它们在控制疟疾症状、救治脑型疟与抗氯喹原虫耐药株恶性疟等方面具有较大的优势。其缺点是复发率高,但复发率也随治疗时间的延长而降低。以双氢青蒿素为例,用药3天的复发率为52,用药5天的复发率为5,用药7天的复发率为2。三、青蓄素的资源情况青蒿素来源主要是从黄花蒿中直接提取得到;或提取黄花蒿中含景较高的青蒿酸,然后半合成得到。从全合成的工艺复杂,成本太高;组织培养则因技术和实际应用投入产出比等原固尚不成熟。目前除黄花蒿外,尚未发现含有青蒿素的其它天然植物资源。黄花蒿虽然系世界广布品种,但青蒿索含景随产地不同差异极大。据迄今的研究结果,除我国重庆东部、福建、广西、海南部分地区外,世界绝大多数地区生产的黄花蒿中的青蒿素含量都很低,无利用价值。据国家有关部门调查,在全球范围内,目前只有中国重庆酉阳地区武睦山脉生长的青蒿素才具有工业提炼价值。对这种独有的药物资源,国家有关部委从80年代开始就明文规定对青蒿素的原植物(青蒿)、种子、干鲜全草及青蒿素原料药一律禁止出口。在青蒿素的科研开发中,只鼓励有实力的中国企业参与 因此,无论从资源还是研发上讲,我国具有明显的优势。四、疟疾及其在国内外的发病情况疟疾是当今世界上流行最广,发病率及死亡率最高的热带寄生虫传染病。据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近年统计报告t全世界疟区分布在1。0多个国家的207300万人口(占世界总人口40),据不完全统计,生活在疟区的临床患者4~5亿多人,每年死亡200~300万人。以非洲、东南亚和拉丁美洲最为严重。而疟疾危重病区主要在撒哈拉沙漠以南的热带非洲国家。许多到非洲经商、旅游的外国人也容易感染疟疾。因此,非洲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抗疟药市场.在其医药贸易总额中约有一半左右的经费用于进口抗疟药麴及相关物品。目前全世界每年抗疟药销售额高达15亿美元。疟疾在我国分布也很广,其中以问日疟最多,遍及全国;恶性疟次之,主要分布于南方;三日疟在南方山区呈散在性分布;卵圆疟少见。流行程度由北向南渐趋严重 如贵州省素称 瘴疠之乡”,云南、广西、广东、海南等省疟疾发病率亦较高。新中国成立之前,我国每年疟疾患者有3000万以上.解放后,由于大力开展了防治工作,疟疾在多数地区的发病率已大为降低,年发病率已从1954年的万分之122.6降至199O年的万分之一,一些大城市疟疾已十分少见。然而,随着我国改革开放的继续和深入,对外交流日益广泛,以及旅游事业的发展等,出入国境的人数剧增,大规模的人口流动给疟疾的传播和蔓延创造了有利的条件。例如,据有关资料称:1 979年深圳市仅7名疟疾病人。随着特区的建设发展,大量流动人口由各省、自治区涌人,加上工地居住条件简陋,疟疾迅速蔓延,至1984年,全市疟疾病人达7427人,在健康人群中疟原虫的带虫率也高达10.3。另据上海市寄生虫病防治研究所统计,上海市郊县疟疾已基本得到控制,l 987~1991年,本地区人患疟疾的有196人,年发病率十万分之0.44~1.04;而同期外来人口患疟疾的有613人,为本地区人的3倍。对外来人口抽样调查,带虫率高达0.82。总的来看,目前抗疟药的市场主要还是在国外,特别是非洲。国内的疟疾发病虽有抬头之势,但市场还是较小。五、青黄囊类药物的市场前景当前,作为有全球9o 以上疟疾病例的非洲大陆,90 以上的非洲国家药品依赖进口。氯睦类产品(主要是奎宁和氯喹)占世界抗疟药市场的8O)。目前这些产品的治疗费用偏高,整个疗程费用达15~2D美元左右,而且毒副作用大,同时由于疟原虫对现有的治疗药物具有一定的耐药性及恶性疟疾原虫株的出现,使疟原虫现已经产生抗药性(特别是东南亚地区抗药性疟原虫株已达8O 可以说这类药物现已基本失去了疗效,给疟疾的防治带来了困难。为此,国际上迫切需要寻找新的抗疟疾药物。而青蒿素类药物正好在抗氯喹原虫耐药株恶性疟等方面具有较大的优势。正如世界卫生组织热带传染病机构负责人戈达所说,青蒿素衍生物是当前治疗疟疾的换代新药。专家预铡,该类药物将会以极快的速度取代奎宁、氯喹等传统抗疟药而跃升为未来的主流药物,在世界抗疟药领域占领3~5成市场青蒿素产业正在受到世界各国的广泛关注,已成为一个具有巨大市场前景的产业。作为特殊行业,医药产品的生命周期明显长于一般的工业产品,尤其是产品的市场引入期。一般一个全新药物的上市,引入期需要5~10年时间。我国青蒿素正处于市场引入期。尚未进入快速成长期。六、我国对青蒿寮产业的大力扶持从国家的角度考虑,青蒿素产业国际化的意义绝不仅仅局限在每年1O亿美元左右的潜在市场价值。更重要的是,由于青蒿素是我国少数几个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药品之一,其在国际医药领域的地位对我国其他医药产品,尤其是中药有着不可忽视的带动作用,以青蒿素产业为先导援有可能带动中药国际化的快速发展,从而形成我国医药工业新的经济增长点。从应用研究、蒿草种植、原料提取一直到青蒿素制剂的生产和销售,我国正着手推进青蒿素产业化的进程,扶持青蒿素产业形成完整的产业链。针对青蒿素产业现状,由国家给予集中的资金扶持。运用现代企业制度建立有原料、有产品、有市场、有科研,跨地区、跨所有制、跨国、跨领域的大型企业。通过实施产业化,提高原料的质量和产量,大幅度降低生产成本,迅速提丹我国青蒿素产业的国际竞争力。青蒿素类药物的疗效向世界公开之后,通过封锁原料药或天然资源如种子的出口来保持竞争优势并不现实,参与国际青蒿素类药的竞e799bee5baa6e79fa5e9819331333234323033争,唯一的办法是创新,井通过申请专利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保障自己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优势。有专家建议,国内应成立一个股份制公司进行新药的研究、开发、生产和销售,并从盈利当中提成开展改造化学结构的新药研究或其它创新研究,以求实现持续性发展。而在这个进程中,只有将科学家的科研成果和企业家的经营策略有机地结合,才能更加顺利地不断向前推进七、我国对青蒿素类药物的经营失误我国虽然在青蒿素产业的资源和研发方面占有明显优势,但是,国内医药企业的营销力有限,市场开发策略走过弯路。我国医药产品出El历来以原料出El为主,贸易方式是“需求已经存在”的一般贸易。而青蒿素类产品为中国科学家首创,首先需要在目标市场 创造需求”,国内企业在国际市场营销的能力、人才、资金、经验等方面都显不足。目前全世界每年抗疟药销售额高达1 5亿美元,但主要为西方国家制药厂垄断。我国尽管在抗疟药研制方面处于世界领先水平,但历史原因造成我国青蒿素产业尚未形成舍理的产业结构,青蒿素原料、产品、市场能力和科研能力分散于不同地区,不利于形成规模优势,行业竞争力园之大大下降。目前,我国生产的青蒿素产品在国际市场上的出口额不足700万美元,份额不足3自2O世纪80年代以来,西方大医药公司争相以代理、买断等方式欲取得上述产品的市场控制权。现在,青蒿素类的所有品种均已将国外市场开发权转让给西方医药公司。同时,这类药物由于未获专利保护而被西方多国竞相仿制,并被强先占领市场,目前主要的生产国除了我国之外,还有越南、法国、瑞士。我国科学家的研究成果成了外国医药公司的播钱树。青蒿素2o年的发展历程,再次印证了个铁的事实:产品的成功井不等于市场的成功。以国泰君安证券研究所对昆明制药股份公司的分析为例,该公司的蒿甲醚系列包括原料药、针剂、片剂、胶囊及复方,以针剂和片剂为主。公司拥有进出口自营权,它们的蒿甲醚系列产品年外销额达到300多万美元。从公司前三年的主要产品销售情况来看,蒿甲醚系列销售输入逐年平稳增长。公司与诺华合作研制的复方蒿醚片A+B在1 999年上市,公司拥有知识产权,诺华负责国际市场的销售,产品所需原料A及B由公司供应。公司现每年供应诺华蒿甲醚0、5吨。该公司已募集资金扩产蒿甲醚原料药,使公司生产蒿甲醚原料药的能力从1吨提高到2.5吨,每年将出El诺华2吨。这等于将主要市场的生产销售权出让给诺华,公司主要从出售原料药中获利。由于公司在国际市场上的销售能力薄弱,这种合作方式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八、青蒿素类药物的前量..内容来自www.zgxue.com请勿采集。


  • 本文相关:
  • 青蒿素发展史
  • 半月痕(小太阳)判断健康准吗,有科学依据吗
  • 科学家们在青蒿素的发现过程中有哪些成功因素
  • 有哪些科学家们为了科学研究奉献了他们的一生的事例?
  • 青蒿素药品的发现研制经历了一个怎样的过程,简要分析
  • 谁是抗疟新药青蒿素的第一发明人
  • 自噬抑制剂氯喹使用方法求助
  • 氯喹的相关信息
  • 手指甲易断,是什么原因?
  • 给屠呦呦写一封信作文
  • 免责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联系 - 友情链接 - 帮助中心 - 频道导航
    Copyright © 2017 www.zgxue.com All Rights Reserved